Home > 新闻与政治 > 二年级综合症

二年级综合症

    首先说一个轻松点的话题,关于管理学原理I的成绩的。成绩终于下来了,第一反应是:居然是这个分数!(是好是坏,这个标准是我来制定的,所以,只表达感受)我感觉我是拚尽全力了,因此心理上也得到了少许的安慰——至少老师在考前向我们保证说xx档的分数“要控制人数”。
    这个成绩,有些来之不易。主要是在我和一种“病魔”抗争的过程中取得的,以下的部分,将着重叙述的,就是这个病魔——二年级综合症。
   
    二年级综合症,这个词,早已诞生,既有之,便拿来用。
    症状:多想少做,注意力往往不能长时间集中,有幻想症的影子,缺乏一个能长期激励的目标,自我定位迷失,焦躁
          做事情的时候,往往结果不能满意,却不知道如何改进
          以上过程恶性循环
    症因:由于前一个阶段的目标达成的比较令人满意,从而在寻找下一个目标时,定位出现偏差(过高或高低),直接导致行动的无效率
   
    在自己身上的表现:经历了大学一个学年的学习,自己逐步适应了大学的生活方式(很多同学依然认为我不适应,原因是,我认为每个人目标定位不同)。而在大一的学习生活中,自己一方面想走出高考的“阴霾”;另一方面,高中学习方法的继承,这两点相互交织,让自己在学年加权上“还说得过去”。从而,滋长了自己轻敌的思想,以为往后的学习“不过尔尔”。在经历了一两次挫折之后,自己又有些乱了手脚,但是却拿不知如何去改进自己的方法。整日的思考,却不得要领,还耽误了时间。有的时候,看到别的同学在娱乐,在游戏,自己又一种“又爱又恨”的感觉,但是我知道自己是不能去“爱”的,因为这个代价太大,关系到我的“长期收益曲线”(long-term value curve)能否有最优解。于是,在矛盾中,在痛苦中,咬着牙在坚持, 《struggle, as a fighter》这篇文章,就是在这样的背景条件下出炉的。终于撑到了考试结束,自己有时间去调整自己了。
    The next question is: How To Solve It?
      ——a good question.
    我这样看,目前为止最佳的解决方案是:务实(deal with concrete matters relating to work)。简单的说,就是让自己有事做,去做事情,别的,什么也不要想。套用一个熟悉的名词,叫作“事件驱动”。每一个事件,全身心的去投入,在过程中成长,淡化结果。务实,将作为我往后几个学期之内的核心思想和根本出发点,也将是我评判一件事是否值得去做的标准。但是,一个大的方向,我还是会把握的。——我有这个能力。
Categories: 新闻与政治
  1. 联池
    January 18, 2006 at 14:49

    有几点要说1拜个早年2你看过的那几部电影都是非常好的3关于韦巍的事 我想了一阵 写email不太合适 他也不在线 只希望你让他知道 以后我会尽力帮他~

  2. 联池
    January 18, 2006 at 14:50

    还有 大学学习扎实是非常重要的 多关注其它方面也挺好

  1. No trackbacks yet.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%d bloggers like thi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