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ome > 随笔 > >你们是我的好兄弟

>你们是我的好兄弟

>    本科一别,转眼两年半了,两年半了。虽然当初分别的时候,大家还说“以后常见面”,但是昨晚和今天的电话,让我知道:即便你们都在北京城,还是很难得聚上一次,更别说我这个离得更远的人了。

    我记得,在送别的那天,把你们一个接一个送走之后,我独自在宿舍里,听着张学友的《祝福》,掩面而泣;时至今日,我都不愿意再听这首歌,彼时彼刻你们都走了,只留下我和超超哥,那时的场景我永生难忘:我知道,以后大家聚在一起的日子,真的不多了;以后大家还能坐在一起,无拘无束的聊天吗?大家都有了自己的生活圈子,有了新的朋友,或许这四年的记忆只是一段藏在心底的回忆。

    但是对于我而言,不是这样的。你们都知道我的记忆力好,超哥送我“硬盘”的雅号,有些高抬我。大部分的时候,我不说,不代表我不记得你们;我把你们放在我心里的最深处,我永远记得你们的时时刻刻。

    @懋东:东东你是班上我认识的第一个人,我记得第一天上课的时候,你在路上喊我与你一起走,我们一路走到信东阶上数学课;四年了,你一直很真诚,大家都能感受到那一份热情和执著。我依然记得我们大二一起选修VB,下个学期你又去选了《程序设计》,那个时候对编程着迷的人是我,但是和你一起上课,我不觉得孤单。你每次上课都坐第一排,我也是前两排的占座,大家互相鼓励、加油,直到现在。

    @德钢:毕业之后,也就是你和我联系的最多——不过都在电话里。听得出,你的工作不是很顺心;不过没关系,以你的性格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。到重庆这边来之后,总觉得少了一个能“解闷”的人,缺了你的开朗,我真不知道郁闷的时候找谁发泄好。你丫还是先明确要干啥吧,别老瞎折腾了,就像在学校似的,整天忙得很但是忙不出个头绪,三天两头失眠;你失眠的那段时候,我睡得晚也会和你聊聊天,现在想找一个你这样的人,太难了。

    @老鹤:老鹤,他们管你叫“小鹤”,德钢管你叫“鹤爷”,我就叫你老鹤。咱俩最投缘,英语课每次练对话都是咱俩,我写本子然后一起背;选课的时候,你一般都和我选一样的课。说实话,你是“霸气内敛实外露”型的,跟你处久了才知道你的“才”;我们一起聊天的时候,你才最无拘束,也是最能展现你才华的时候。今儿给你打电话,明儿还给你打,没聊够。他们给你打电话,你都不接;我打,你接,够兄弟。

    @超超哥:玩的最好的是你,玩得最差的也是你。四年里面,大小别扭和你闹过不下四次,每次都是你主动过来与我讲和。你总是包容我,和我一起打乒乓球,一起看书,一起聊经济学;你是我经济学的领路人,你让我知道了“五道口”这个我为之奋斗两年的地方。你总是暗地里认真,效率是真高,人又聪明、豪爽,既像又不像山东人:你比他们要“精”得太多了,但是你也实在、仗义,说真的我一直都很佩服你。正如有一次我给你发短信说的那样,你是我在北京交过的最好的朋友。明儿给你打电话,问候一下你。8月你来重庆的时候我回家了,兄弟都没见着;我到现在都后悔,早知道多留几天看看你了。

    @满满:你们家四年来给我的照顾,我知道我是还不清了;我永远都不会忘记。宿舍同学里,第一个见着的是你;我的手机卡,是借你的手机激活的,当时你用的还是摩托罗拉,到了大二下,咱们宿舍四个清一色的诺基亚,真的是一道风景;大一开学那一阵,咱们上自习都一块儿,第一天去的二教,教室挺安静的,我们都觉得好奇,这事儿我一直记得。虽说后来你和大鹏一起玩的时候多,但是我有什么要帮的,你都头一个来帮我。去年到北京,也就见着超超哥和你,你还请我吃饭;后来听说你买车了,你还和我说,下次来北京的时候过来接我。满满,我们都觉得你“小”,把你当弟弟看,每次出门都不忘提醒你带着手机、钱包、钥匙、水壶;毕业后这段时间的磨练,相信你已经不是“男孩子”了。四年的宿舍情谊,我忘不了。

    @孙:孙你……唉,没你在,我连找个人聊NBA都不行。咱俩这个话题最有的聊,你打球在行,我看球在行。他们开口闭口的谈某中国球员,我们基本都不谈;我们的兴趣是整个NBA,历史球星、现实球员、选秀的,咱俩这个话题往往能聊俩钟头。每次看你打球,过人真没的说,投篮也好,和你分一组的人基本都爽high了。我还记得你最喜欢听王菲的歌,那么多王菲的磁带,你还特爱一边带耳机一边看书,我是一直做不到这一点。明天,不,今天你生日,生日快乐!和我爸一天,算你占便宜了。

    @大伟:刚总是喊你大伟,大北,大腿……虽然你个头不高,但是弹跳高度着实吓人。连刚那样的争篮板都争不过你,动作速率又快,真难得。每次来找我,你都喊我“彬哥哥”,就属你叫的最亲了。去年你还给我打过两次电话,可惜我都没怎么和你聊,明儿补上。

    @老刘:我听刘德华的歌,是从你的磁带开始的。老六你总是一副书生样,文文静静的,一直都很温和,难怪名字里有一个“文”字。你住的离我们最远,一开始你和体特班的同学住一块儿,后来你和法学的同学住一起。大一和大二那两年,我经常去找你闲聊、和你听歌,日子就这样过来了。毕业那时候,会计班上的同学都劝你留北京,你最后还是回了山西;也好,生活压力小,活起来滋润些,开心就好。

  

    除了孙和满满,咱们都是外地生;学校里面那20%的人。到了周末,他们都回家了,宿舍就是我们几个一起玩,骑车去西单、王府井,骑车去地坛逛书市,买东西一起去,玩一起玩,看书上自习也一起。这四年大部分的闲暇时间,是咱们几个一起过的;夜聊,也是咱们几个一起。我记得那年夏天,北京很热,但是我们八个人挤到一间宿舍,四上四下的聊天;无论是上面的还是下面的,都很开心。那段日子,我真的忘不了。

    这篇日志,其实写到现在,我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;你们是我的好兄弟,一起走过四年的好兄弟。我不后悔离开工大,但是我放不下你们。我喜欢说,君子讷于言而敏于行,这是我大一的时候自我介绍时说的话。现在每次想到我们在一起的那些开心的日子,心里都忍不住要打转转。我一直都留恋北京,不是因为它是首都,不是因为它有多漂亮,而是舍不得你们——你们都在那儿,而我在这儿。大家天各一方,道一声“珍重”;大家都好好的,我不会让你们失望,我发誓,我不会让你们失望的。你们都觉得我是学习的料子,不管我走到哪里,我都会记得,有你们在背后支持我;不管有多大的困难,我都会去努力克服,因为我知道我并不孤独。

    在泪水浸满眼眶之前,最后还想说,好兄弟们,一路珍重,大家都好好的给我活下去。

Categories: 随笔
  1. No comments yet.
  1. No trackbacks yet.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%d bloggers like this: